“虚拟首富”赵长鹏身家暴富成谜 高压监管持续虚拟货币泡沫易碎
更新时间:2022-05-25 15:23 发布者:admin

html模版“虚拟首富”赵长鹏身家暴富成谜 高压监管持续虚拟货币泡沫易碎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谭琴

  登上《财富》杂志封面后,赵长鹏所拥有的隐形财富愈发引人关注。

  近日,据《财富》杂志官方公布,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创始人赵长鹏登上《财富》杂志封面人物,封面显示赵长鹏拥有740亿美元财富。

  对此,赵长鹏回应称,很荣幸能登上封面,但真没这么多钱。

  在不少人看来,因虚拟货币交易波动性较大,赵长鹏的身家其实也是“虚拟”的。赵长鹏也表示:“没有流动性的估值没有多大意义。”

  赵长鹏的“虚拟”财富,除了要面临流动性的考验,还要直面各国金融监管机构的强力监管,夹在质疑声中的虚拟货币,还能疯狂多久?

  身家成谜的“华人首富”

  近日,《财富》杂志刊出最新封面,一名华人男性端坐窗边,双手交握,目光坚定,月博怡宝首页登录。杂志封面上的粗体英文写着:THE 74 Billion man. 小字摘要处出现了他的名字缩写:C.Z.。

  他就是币安(Binance)创始人赵长鹏,加密行业最受关注和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

  在炒币浪潮中,赵长鹏拥有的财富惊人。2021年11月,《福布斯》杂志估算赵长鹏的身家达9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733亿元,超过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的4244亿元身家。

  不过,有国内媒体报道,900亿美元的身家是根据币安内部人士透露给《华尔街日报》所称“币安估值约为3000亿美元”、作为创始人的赵长鹏占股约30%推得,但赵长鹏持有币安的股份并未有官方消息证实。

  近期,胡润公布了2022年全球富豪榜,在区块链领域,赵长鹏排名跃升至67位,持有财富1450亿人民币,同比去年上升269位。

  不管身家具体是多少,赵长鹏的财富惊人毋庸置疑。在《财富》杂志的报道中,赵长鹏表示,财富积累的速度超过了他的适应能力,“我从一个企业家变成了有数百亿美元的人”。

  疯狂炒作下的币安

  赵长鹏的财富,来自于其创立的币安。

  赵长鹏是加拿大籍华人,于1977年出生于江苏,上世纪80年代末随家人移民至温哥华。在创立币安之前,他在东京、纽约和伦敦的几家公司工作过,包括在彭博公司开发期货交易软件。在听说比特币后,2014年,他卖掉上海的公寓,把钱换成比特币,随后又去了几家加密货币的初创企业工作。

  2017年,他和一个程序员团队在上海共同创立币安。随后,在国内强监管下,刚成立不久的币安宣布退出中国大陆市场,将伺服器及总部移至日本。

  随着虚拟货币疯狂炒作,币安迅速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目前币安并未上市,也没有直接披露公司利润。不过,从币安在2021年10月18日宣布当年第三季度销毁了价值6.4亿美元、接近134万枚BNB(币安币)来看,其第三季度利润为32亿美元,约为203亿人民币。此前币安白皮书曾规定将每季度利润的20%用于回购BNB(后改为销毁)。

  以上对其季度利润的估算也暂未得到确认。但不难看出,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利润相当可观。

  2021年9月,赵长鹏曾表示币安美国计划在三年内上市。币安美国现任CEO Brian Shroder也曾透露,币安美国在2021年第四季度获得的利润比Uber创立至今的利润总额还多,将在今年4月份进行新一轮融资,期望能在三四年内上市。

  监管高压持续泡沫易碎

  在加密货币涨跌波动巨大、市场价值还未得到公认的背景之下,所谓的“首富”所拥有的含金量,受到广泛质疑。

  在《财经》杂志发布华人首富易主赵长鹏的消息当晚,赵长鹏曾回应称对其财富的估值并未考虑到市场流动性的因素。

  赵长鹏说:“如果我以1美元的价格将公司0.01%的股权出售给某人,则该公司价值10000美元。如果我发行1万亿枚代币,并将其中1个以1美元的价格卖给某人,那么我就有了价值1万亿美元的代币。没有流动性的估值没有多大意义。”

  据CoinMarketCap的数据,目前市场上有8000多种加密货币在流通。多位业内人士分析,不同加密货币的价值评估不一定相同。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表示,加密货币的流动性与其市值存在一定的关系,通常市值与流动性是正相关关系,但可能有例外,比如人为操纵的高市值,并无流动性。

  目前,加密领域的市值估算也不被传统金融市场的会计准则所兼容。

  加密货币交易所面临的监管问题,也一直是外界所关注的焦点。

  为维护投资者利益,稳定金融市场,2021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等十部门联合发布通知,明确表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全球央行和政府机构也在加大虚拟货币监管力度。此前,币安陆续遭到来自英国、德国、日本、新加坡等国金融监管机构的警告。

  在强监管和质疑声中,虚拟货币泡沫易碎,赵长鹏的“虚拟”财富能否持续还要打一个问号。